联系我们
工作时间

周一至周五:8:30 - 17:30

周六至周日:9:30 - 17:30

联系方式

社长:冯 祥

首席代表:张成利

副 总 编:张洪亮

顾 问:姚明川

邮 箱:zglysb@126.com

监督电话:4006228388

地址:北京国家新媒体产业基地星光影视园A座211室

纪实资讯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纪实资讯 >

贵州遵义:——记花茂村、苟坝村“红色乡愁”

浏览次数:644


   由国家旅游局组织的中央级媒体团“重走长征路”红色旅游采访活动途经贵州遵义播州区花茂村、苟坝村,播州区在遵义来说,是红色乡愁浓郁的地带。记者就“红色乡愁”做了实地采访。

   花茂村和苟坝村是当年红军长征途经之地,且在花茂村停留住宿,并在苟坝村召开了“苟坝会议”。如果说遵义会议是历史上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,苟坝会议则是这次转折过程中的一个亮点。尽管是一个普通的小村庄,却为中国革命史增添了光辉的一页。

   当记者踏入到花茂村和苟坝村的那一刻,青山绿草尽现眼前。在农家小院里,还养有鸡、牛等牲畜,微风吹拂下,空气里时有夹杂着牲畜粪便的味道。朴实的村民,还在地里忙活着农活。天气渐凉,大概是要给庄稼披上一层塑料外衣。

   “当年,红军长征就在花茂村‘红色之家’这里留宿的。”“红色之家”的主人王治强对记者说,“红色之家”原本不叫这个名字,在2014年上半年开业时,取名“治强农庄”。就在那年10月份,县领导来此地调研,了解情况后强调说,“既然当年红军长征停留过,就改叫‘红色之家’吧。”

  “最初开农家乐,家人不同意,想来谁愿意在农村家里吃饭?没想到,外地游客很多,开起来却很火爆。后来请了十几位员工,每年付给他们的工钱就达40余万。”王治强说,这也是给村民提供了就业岗位,增加了他们的收入。

   农家乐是发展乡村旅游的配套旅游产品,也是其形势需要。遵义播州区文体广电旅游局局长王伟强接受新华网记者采访说,“红色之家”农家乐在花茂村的规模并不算大,但却是花茂村第一家开起来的农家乐,也是红军停留过的地方。所以,很有代表性。如今,花茂村已开了十余家农家乐,二十余家民宿旅馆。

   农家乐、民宿等作为发展乡村旅游的配套设施,苟坝村也做出了特色。苟坝村依托“苟坝会议”的红色历史故事,在这里建了一个“水房子度假村”,这个度假村明年元月将正式对外营业。水房子度假村经理石巧对记者说,度假村给游客提供了78个床位,单间价位在518元、788元不等。另外,还有一处四合院民宿,市价12888元,且提供2个贴身服务员随时为游客提供服务。服务员和保洁人员都是本地村民,也是为了给她们提供就业机会。

  面对大众旅游时代,体验式旅游成了游客的新选择。比如,游客到乡村采摘园体验农家式采摘,这种体验之旅,对长期生活在市区的游客而言,别有一番情趣。苟坝村抓住了游客的心理,依托“苟坝会议”陈列馆的红色元素,推出了“匠心园”体验游。也就是说,在通往“苟坝会议”陈列馆的路上,游客可以在匠心园的的园区体验以前百姓真实的生活,比如治陶匠、打铁匠、泥匠、豆腐匠、补锅匠、纸匠、鞋匠、酒匠、染匠等,这些体验全程免费。

  “为游客提供免费体验服务的村民,他们的收入则由由遵义苟坝红色文化旅游创新区管委会付工钱,每天每人50元钱。”遵义苟坝红色文化旅游创新区管委会副主任肖诗润对新华网记者说,就花茂村、苟坝村、土坝村、纸房村几个村来说,2015年游客达到280万人次,旅游总收入达5.9亿元人民币。

    此外,记者还看到,在花茂村一家具有140多年历史的制陶工艺坊,制陶工艺已被评为了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。平时依靠游客体验制陶体验,可赚得十几万元的年收入。“因为乡村旅游,让花茂村富起来了;也因为乡村旅游,制陶工艺坊才有了不错的收入,在花茂村算是富裕的。”花茂陶业老板的姑姑母光容告诉记者,游客大多来自广东、广西等地,制陶体验一次10块钱,这个费用是可以把自己的作品带回去,如果烧制的话,再加10元钱,还可以刻上喜欢的名字。

   乡村旅游让花茂村、苟坝村着实尝到了甜头。正如花茂村一位60岁的村民母光强说,“花茂村如今发展这么好,做梦都没想到。公路修到家门口,比几年前的路好上十倍。我自家的房子现在也住不完,租了一套出去,一年有两万多块钱的额外收入。所以,与以前讨生计的日子比,现在啥也不用愁了,就背着孙子到处玩。”

    母光强的民宅租给了一家叫“古法造纸”的企业,在王伟强的引荐下,记着见到了这家企业老板张胜迪。张胜迪对记者说,她是今年才正式创业运营这个企业,是看到了花茂村的游客越来越多,想着把古法造纸融入艺术创新的理念,做成花茂村的旅游商品。一方面,游客喜欢这种真花真叶的古纸艺术,另一方面,也给花茂村增添了一些特有的艺术气息。

    乡村旅游是近年来受热捧的旅行方式之一,游客远离闹市区,尽情领略大自然风光,享受休闲之旅。可以说,乡村旅游不仅让游客休闲放松了身心,也让当地百姓的钱包越来越鼓。百姓富起来了,安康乐业,其乐融融,乡村尽显一片祥和之气。

    近年来,贵州遵义的花茂村、苟坝村依托红色长征足迹,成了发展红色旅游和乡村旅游的典型。王伟强说,播州区在遵义来说,红色乡愁浓郁。所谓“红色乡愁”,就是把曾经红军长征在这里停留的故事,与本地文化旅游结合起来,并让游客体验当时红军与百姓“军民鱼水”的生活场景。与其对游客以展示的方式说教,这种体验式的感受会让游客记忆更深刻。

    花茂村和苟坝村之所以深受游客喜欢,用党史、军史红色旅游专家刘高平的话说,花茂村和苟坝村等依据苟坝会议历史,与遵义会议、四渡赤水相关的长征史结合起来,紧贴乡愁理念,充分挖掘了红色旅游+乡村旅游的发展模式,引起了游客极大兴趣和关注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来源:新华网